陆G-K

all尤玩家,雷区自避。
我只是,讲个故事。

再、见

卜尤自主。

-如果我们分手了,我就去打耳洞,再学一句骂人话。


实在太久没见了,尤长靖再一次遇见卜凡的时候,还是慌的差点摔倒,被卜凡强有力的手臂一把拖住。尤长靖抬起头看向卜凡的时候,他在卜凡的眼里看到了震惊,最后还是暗了暗,提醒他小心。

尤长靖知道,应该是在惊讶他瘦吧,他现在确实瘦了太多了,不用再开着玩笑讲假话,他是真的快到八十斤,所以也不再有人管他半夜吃东西会不会长胖,不过助理会管他不让他吃太辣太凉的东西。

尤长靖的胃病太久了,从开始知道需要吃药到现在拖拖拉拉的三四年了,只不过是尤长靖一直固执的不肯去看,背包里面除了一些护嗓的药,肯定会备着胃药。尤长靖还和以前一样,除了唱歌,吃东西和粉丝,对其他的事情是真的不上心,经常都痛的不行了,才想起来自己忘记吃药。每次都是小助理帮他想着些。

尤长靖的小助理是个矮个子的小姑娘,不到一米六的娃娃脸。但是凶起来是真的很凶,常常不给尤长靖面子,当着很多人的面大声叫他名字。尤长靖确实也是胆子小,每每这个时候,就乖的不行,哪怕药苦的他皱眉头,他都会吃掉。尤长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被他的小助理凶的时候总能想到卜凡。

“尤长靖!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讲话!”

抬手捂住被吼的一侧耳朵,咧唇轻笑试图掩饰自己的尴尬,抬手抓住小助理的手臂拽她坐下来,递过去一颗棒棒糖安抚。不是他没有听,实在是听见了卜凡的名字控制不住的回忆。



他和卜凡第一次见面是在七年前,在廊坊,在他们充满回忆的大厂。其实他和小鬼一样,以为那个字念“普”,在宿舍里面和林超泽他们讨论的时候,被林超泽纠正笑话了好久。或许就是因为这个的原因,他每次看见卜凡的时候都有一点莫名的愧疚感,也是因为这个,他在更多的时候把目光投在卜凡的身上。

卜凡给他的第一印象主要是在个子和脸上,尤长靖暗戳戳的把自己的个子和卜凡的比量了好几次,再加上rapper在一起打闹就像是打架一样,他们vocal对rapper们都敬而远之,就像是陆定昊提起小鬼会怕的发抖,大部分的vocal是觉得和卜凡讲话会在下一秒就挨打,所以尤长靖也会看见卜凡就绕着走。

对卜凡开始缓和的话大概是因为灵超了,灵超明明小了他七岁,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这么粘他,甚至在他正在做mc的时候都冲过来拽着他就要走,发现有摄像机对着的时候尴尬的转过去,之后便会在这一件事拉开话题给尤长靖讲很多,大多时候尤长靖是负责听的。尤长靖也是在灵超的话里面了解了卜凡,一个和外表完全不同的灵魂。

在这时候尤长靖眼里的卜凡是带着一些萌点,也开始理解了人形哈士奇的称号是怎么样的缘由。二十多岁的生理年龄,三岁都多的心理年龄,却在一些时候意外的沉着冷静。

尤长靖觉得,卜凡很帅,他好像喜欢上他了。

鬼知道一向胆小的尤长靖到底哪里来的勇气竟然在打卡下班之后拦住了这个他刚刚到肩膀的大个子。在尤长靖抬头看向卜凡的,发现卜凡眼睛里面的震惊的那一瞬间他就怂了,他开始后悔刚刚不过脑子的行为了,尤长靖脑洞风暴想着要借口什么解释现在的局面。还没有想到借口,面前的人讲了话。

“尤长靖,你是来告白的吗。”

他怎么知道?

尤长靖懵了,一直懵到很久之后他感受到了卜凡嘴巴上的温度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过后尤长靖几次询问卜凡,他们已经在一起了吗。卜凡都会格外温柔的按住他的头顶点头。

毕竟都是成年人,在镜头拍不到的地方做尽了恋人之间应该做的事。

卜凡曾经把尤长靖整个抱起来抵在厕所的墙壁上,尤长靖也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去看卜凡的耳洞。尤长靖怕痛,一直以来胆子都很小,羡慕别人扎耳洞自己却不敢尝试。尤长靖咬住带着耳钉的耳垂,在卜凡耳边喃语。

“如果我们分手了,我要做次坏孩子去打耳洞,再学一句骂人话。”

尤长靖看见卜凡在笑,也听见他说,他们不会分手。谈恋爱这么久,卜凡对他一直很好,他们甜的每天都像是泡在蜜罐子里,所以尤长靖信了。

尤长靖和卜凡激烈又平淡的度过剩下的时间,甚至比赛结束,尤长靖还认为他们可以通过微信联系,却还是高估了碰触不到对感情的破坏。明明他们都还爱着对方,明明谁也没有出轨,却还是在时间的冲刷下坚持了半年,最终分道扬镳。


“好久不见。”

卜凡先他一步伸出手,尤长靖挂着招牌笑容抬手握住。他的手掌似乎更加宽厚,而他这个人,也比那个时候成熟了许多。尤长靖仓促的收回视线低头掩饰自己的失态。

卜凡是他这次新歌的rap演唱者,这是他们认识这么久,唯一的一次合作。尤长靖整个人脑子都是混沌的,他不知道刚刚制作人和他说了什么,也不知道是怎么和卜凡一起走出来的。

他在听到卜凡的话的时候才有点反应。

“你打耳洞了啊?”

尤长靖下意识抬手摸了耳垂,突然就释怀了,笑着迎着他昂起头。

“是啊,很帅。”


在2018年马上结束的时候,尤长靖拖着陆定昊去打了耳洞,全程紧紧抓着陆定昊的手,整个人不自然的绷紧。陆定昊在他旁边带着哭腔讲,要不然就不要打了,但是尤长靖充耳不闻。

打完耳洞出来之后,下了雪,陆定昊把他的线帽给了尤长靖。尤长靖嘬了口唾沫吐掉。

“艹,真他妈疼。”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卜尤自主/

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戴望舒《烦忧》

训练结束尤长靖没有直接就走,几步迈到大镜子前面撩开头发露出光洁额头抬手抹掉上面的一层汗珠然后才出去到小化妆室去。还没进化妆室就听到有笑声传过来心下猜测大概应该是有人来了,扣住门把手按下推门,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扣住手腕拽了进去,一边动作还在一边说话,尤长靖听了个大概,懵懵懂懂的也不知道具体要干什么,直到看到了被保鲜膜封住的碗才了然了些。镜头怼到了自己面前反应迅速的探舌舔了嘴唇吞了吞口水咧唇轻笑配合着完成,其实是刚刚训练并没有什么胃口,反而更想喝东西。

找不到衣服的尤长靖垂手扯了扯衣服茫然的扫过那一堆大棉服忽然想起在来训练的路上路过卜凡的宿舍,被人冒冒失失的直接撞了上来,他的整个衣服上面都是奶白色的液体,还散发着诱人的奶香味。面前的人先是怔了一下,随后勾唇嗤嗤的轻笑出声。

“哥哥,你好香。”

尤长靖被他这意味深长的话惹的满脸通红,羞愤的抬手锤了他一下,越过他就要走。还没迈出去一步就被人一把拉了回来,固定在怀里。听着语气尤长靖就能脑补出来他蹙着眉头装凶的样子,这人凭借着个子高他一头多,抬手拍拍尤长靖的脑袋也不管地上洒了牛奶的杯子转身回了房间。

这下倒是轮到尤长靖哑然失笑,头顶的重量似乎还在,怎么品味都像是在哄小朋友那般。其实到头来,明明卜凡这人无论从年龄上还是心理上来讲,都更像小孩子一点吧。

“快点脱了,把这个穿上。”

卜凡向来是行动派,就像当时和尤长靖告白时候一样,也不管尤长靖是不是同意,反正在他那边尤长靖就是他对象了。此时,也不管尤长靖同不同意,直接把自己的衣服夹到手臂底下,在走廊里伸手去扒尤长靖的棉服。尤长靖吓了一跳,紧紧抓着不让卜凡再动,视慌张的乱扫怕被人看见。

尤长靖拒绝的太过决绝,卜凡真的就松了手垂着脑袋看他,两个人一时间陷入了沉默,尤长靖抬头看进他眼里张了张嘴还是放弃与他辩驳。尤长靖虽然大厂名嘴,但是不想讲话的时候还真的像个哑巴,最后还是卜凡先憋不住。

“咋了,你是我对象,穿我衣服咋了。”

话中语气的不满太过明显,尤长靖拗不过他,任由他把他从自己公司带过来的大棉服套在他身上,后退几步歪着脑袋将手撑在下巴上拇指不时的蹭过嘴角打量,心满意足的点点头说了句还不错,弯腰捡起杯子,带着尤长靖的衣服转身丢下尤长靖走了,没几步又回过头来叮嘱尤长靖不要忘了。

忘是没忘,但是这衣服还不错个鬼哦。

如果说刚刚去练习宿舍距离练习楼本来也没多远,但是现在尤长靖是真的觉得卜凡的衣服穿着太不方便了。每每都要努力的向上伸着手让袖子自己掉下来露出手掌再小心翼翼的垂手抓住衣服向上拽着,蹭到地上弄脏是一回事,其实尤长靖更害怕防止一不小心踩到绊倒。

“一听可乐。”

大厂这边确实管的住尤长靖的没有几个,所以大半夜想喝高碳饮料说买就买。蹭动着把袖子弄下来一点手指捏住拉锁从脖子拉到腹部就不得不弯下腰,甚至到蹲下来去把剩下的拉开,尤长靖觉得自己现在一定笨拙的像只棕熊。从裤子口袋掏钱给了售货员,一手拿着可乐另外一只手拽着衣服垂着脑袋思考了半天,最后还是放弃了拉上衣服。

是的,尤长靖出了门就后悔了,他高估了三月北京夜里的气温。寒风直接打透了几年那件粉色的卫衣冻的尤长靖眼泪直接漫上眼眶,直抽鼻子。铁听可乐被冷气环绕通过手心传递到尤长靖全身,即使套着衣服依旧控制不住上牙嗑在下牙上直颤抖。

进了宿舍楼从一楼爬到天台稍微缓过来了些,看见站在窗口吸烟的人还是直接一头扎进去人怀里瓮声瓮气的叫了他的名字。卜凡就是通过这声音感觉到不对劲的,掐灭了烟随意丢掉扣着尤长靖肩膀推他起来才发现尤长靖没拉拉锁冻成这幅德行,凶巴巴的又对着尤长靖好一顿教训。

尤长靖时听时不听的敷衍着点头,多数的注意力还是在这人虽然一直在教训自己,还是把可乐放在一边窗台,宽厚手掌将他的手包裹在自己手压在胸膛上。隔着一层皮肉一层骨头的心跳有力的传递出来打在尤长靖手掌心,蔓进血液里流进他的心脏,好像真的没有那么冷了。

虽然宿舍楼的天台没有那么冷,尤长靖还是觉得卜凡的衣服太大,坚持着要脱下来,卜凡也没有讲什么,把衣服穿在自己身上从背后将尤长靖环进自己怀里。尤长靖意外安静的没有挣扎,大抵是刚刚冻坏了,贪恋这人怀中的温暖。

尤长靖双手捧着可乐灌进去一大口,带着气泡的冰冷液体刺激着舌尖,刚刚就蓄满眼眶的泪水自眼角滑落模糊了视线,瞧着远处阑珊的灯火一种别样的美感。

卜凡不懂尤长靖在想什么,心里叹着干嘛这样给自己找罪受,干脆伸手捏住下巴强迫人扭头过来。残留的尼古丁味道席卷着可乐味道逐渐融合进去,刚刚还在冷的颤抖的尤长靖感觉热度从口腔蔓延到了全身,濡沫的鱼从另一个当面讲也是在抢夺水中为数不多的氧气,尤长靖不出意外的是输的那个。手抬起软软的撑在身侧人臂上,不满的气音抱怨染上了一丝甜腻。

尤长靖听到了这人的笑,他讲。

“哥哥,我们试一下这里吧。”

根本不容拒绝,掌心的薄茧就碰上了脆弱的稚嫩。卜凡比尤长靖想象的熟练的多,尤长靖不服输的出口调笑他是不是经常与这姑娘接触,卜凡轻砸了下嘴巴尤长靖就不可抑制的颤抖投了降。还没有回过神来突然传来的异样惹的尤长靖像只兔子一样警惕的绷紧背脊,长呼吸缓了一下手脚并用的挣扎着想出去。卜凡动作迅速的环过人胸膛把他扣进来,偏头安抚的亲吻并角上的碎发。

“哥哥,你看这个灯多美啊。”

尤长靖没有讲话,不是他不想讲,而是卜凡把他嘴巴紧紧的捂住不让他发出声音。浑身力气被人一丝一丝抽走差点撑不住窗台就跪下去,但是卜凡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尤长靖又哭了,滚烫的眼泪滴在卜凡的手背上,卜凡觉得,他应该更喜欢这个。

卜凡垂着脑袋看了一下大衣里侧,终究还是忍不住笑出声音,不管尤长靖怎么对他甩眼刀子他还是指着那处给尤长靖看。

“哥哥你太过分了吧,我不就是把牛奶洒你衣服上了吗,你至于又喝我牛奶,又把牛奶洒我衣服的吗?”

尤长靖被人的话堵的一口气没上来轻咳一声,却没有力气打他,自己生着闷气装作没听见偏头不理他,卜凡也不恼弯腰将人打横抱起来转身就下了楼。尤长靖怕被人看见一直压着声音让他放自己下来,卜凡视线瞥过去一下抽回来重新看在前方,讲着,你自己能走我就放你下去。思虑了几秒,就乖顺的靠着肩胛窝在人怀里不再乱动,任由他送自己回了宿舍。

尤长靖也没想到这一觉能睡这么久,急匆匆了醒来洗澡穿衣服再赶去约好的地方,林彦俊已经在那里等了一个小时了,周围是一大堆小面包的包装袋。小心翼翼的走过去盯着他头顶的一团黑气尤长靖怕的连大气都不敢出,心里把卜凡骂了几百遍,最后不得已把责任推到林超泽没有叫他起床上。

不过,采访的人似乎没有什么眼力界儿,这个功夫还在问尤长靖最喜欢的人是谁。突然凑过来的蔡徐坤吓的他向后一缩,隐隐的痛提醒他应该讲谁,忍不住红了脸,遮住嘴巴嗤嗤的轻笑,暂时尴尬轻咳出声。

“我最喜欢的——当然是我自己啦。”

-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
如果我不曾见过光明。